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ray | 25th Jul 2008, 16:50 PM | 股海心經 | (215 Reads)
远望方知风浪小

(節錄自:大凡的blog)

 

    我们为什么要逆流呢?顺着水的方向游动,时而在水面,时而在水底,但知道总要流向大海,我们的归宿已经确定,还有什么可以违逆的,又有什么可以担忧的呢!

  

  有一个故事:孔子领着弟子在吕梁观赏瀑布,瀑布高悬二三十丈,冲刷而起的激流和水花远达四十里,鼋、鼍、鱼、鳖都不敢在这一带游水。只见一个壮年男子游在水中,还以为是有痛苦而想寻死的,孔子急忙派弟子顺着水流去拯救他。忽见那壮年男子游出数百步远而后露出水面,还披着头发边唱边游在堤岸下。孔子紧跟在他身后而问他,说:“我还以为你是鬼,仔细观察你却是个人。请问,游水也有什么特别的门道吗?”那人回答:“没有,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方法。我起初是故常,长大是习性,有所成就在于自然。我跟水里的漩涡一块儿下到水底,又跟向上的涌流一道游出水面,顺着水势而不作任何违拗。这就是我游水的方法。”孔子说:“什么叫做‘起初是故常,长大是习性,有所成就在于自然’呢?”那人又回答:“我出生于山地就安于山地的生活,这就叫做故常;长大了又生活在水边就安于水边的生活,这就叫做习性;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而这样生活着,这就叫做自然。

    其实股市与自然都是一个道理。你不能说春天好,就只过阳春三月,炎热的盛夏、萧瑟的深秋和残酷的冬季都避开不过。这些都是有机的统一体。这些你厌烦的季节,恰恰是春天不可缺少的环节,否则便不会有春天。顺其自然,按照天道来运行,我们自然会健康饱满,不断成熟。不要用自己的力量和机智来跳过这些过程,违背了规律的事情很难再成功的复制。也许失去的比得到的多。只是我们没有智慧在一开始就知道我们究竟会失去什么。

    比尔盖茨曾说过:我们发现,越是在自己困难的时候,越是成长和进步最快的时期。股市的暴跌,引起我们深刻的思考,这是积蓄力量、修练悟道的难得机缘。市场的下跌,我们不要奢求自己没有受到损失,因为我们大部分人是普通人、是一般的智商和思想,我们没有挣脱潮流的本事。但关键是,在顺势而为的时候,我们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加速这一进程就可以了。借助潮流而非盲动,源于对潮流长久本性的认识。

    有一个思考:市场暴跌的时候,我们没有能力使自己的资产不缩水,但我们有本事把缩水的幅度保持在与大盘的同步而不是更多。也就是说,我们只接受市场的自然的震荡幅度,不允许出现人为选择的错误和额外的交易成本。不动如山也许比更机警的人多了20%以上的浮亏,但长久岁月会不落痕迹的抹平这点差距。动植物的生长经历告诉我们,如果想选择跳开冬天,最后的结局,比挨过冬天的所受的伤害更大,因为未来它们的生命中不能再度过冬天。表面上痛苦的,实际上是必须的。如果想超越,结果更落后。绝大部分人都跑不过市场长期表现的铁律,不让我们很敬畏我们这个不可捉摸的朋友么?善待、遵循而不是斗争,我们就比80%的人有优势了。但如果我们精心选择优秀企业的股票,我们就在不知觉的情况下,比95%的人更能享受市场长期的馈赠。

    也许这次我因为较高的操作水平,空仓观赏着大盘的自由落体,但如果作为一个未来几十年都要进行投资的人来说,未来的几千次大大小小的暴跌,我都能空仓躲过吗?如果我未来几十年都要在水中游泳,见到一个浪头就跑到岸边重要还是了解水的特性提高水性更重要?

    这是一项长期的工作,越是长期的东西,对技巧要求的越少,对道理要求的越多;对一次性的成功看得很轻,对整体上的进化看得很重。越是形势严峻的时候,越是要真正体悟价值投资的真谛的时刻。做一个价值投资者,要彻底、要恒久、要符合人性。长征才上路几里地,就动摇、就慌张、就反思价值投资在中国的可行性,就憋不住的嚎叫,就歇斯底里的开骂,这不是悟道,更不是觉醒。历史是个很复杂的镜子,即使是错的东西,如果坚持下来,都能征服人的心灵。更何况如果是正确的事物,坚持下来的力量是很伟大的。但左右摇摆的结局可能是比坚持错误的结局还要糟。

     其实还要坚持么?了解习性顺流而下,不是一个水到渠成的结果吗?

     为了未来的回忆,写下了自己的感想。从大历史的角度,我想起了一句诗:远望方知风浪小,凌空乃知海波平。
     
原文連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38539101009u51.html

引用(0) | 話題(股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