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ray | 15th Nov 2008, 23:16 PM | 商品大王羅傑斯 | (320 Reads)
  注:本文是羅傑斯在2008/10/31接受時代週刊採訪的記錄稿,其中至少透露了羅傑斯三個操作,第一,他賣空金融股的頭寸最近已經平倉了;第二,多出來的錢繼續在買入大宗商品,主要是農產品;第三,如果中國出現衰退,那麼他就繼續加倉中國股票。   
 

  記者:您大約是第一個喊出商品牛市的人,可現在商品價格普遍下跌了,那麼你認為牛市結束了嗎?   

     羅傑斯:不不不,這還不至于。在過去的150年裡頭我們經歷了八個或者九個週期,在每個週期中看起來一切好像都快要結束了,但基本面並沒有什麼改變。我們目前就在其中一個週期之中,事實上現在發生的事情反而強化了基礎商品的基本面。農民們沒辦法貸款買化肥了,沒人能貸款去開發新礦山了,供給正在下降,這就是牛市的基礎。我們確實正在經歷需求的下降,這是因為世界經濟正在衰退,我們認為這只是商業週期的變化。   

     記者:那麼如果我打算通過石油賺錢,什麼時候能賺到呢?   

     羅傑斯: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漲,可能是六天之後,也可能是六週之後,也可能是六年之後,最近我把大量的空頭頭寸平倉了,因此我現在買入了更多的商品期貨,我買入更多的農產品,我並不太擅長趨勢操作,但我現在回來了,你這個問題可以幾年之後再問我。   

     記者:除此之外你還買了些啥?   

     羅傑斯:我只買我自己的指數基金,我也買農產品指數,我想我會在農產品上賺到更多的錢,但我不會高拋低吸,我是最差的短線交易者。   

     記者:你是最差的短線交易者?可你以前還運做過一個對衝基金。   

     羅傑斯:沒錯,但那不意味著我就要做短線,我做的事情很簡單,就是看到東西是便宜的,然後買入,等個幾年之後再賣出。我不會成天坐著看盤,估計那些經紀人很討厭我。   

     記者:你買入了瑞士法郎,現在UBS(瑞銀)出問題了,瑞士政府啟動了救援計劃,你對瑞士法郎的看法有變嗎?   

     羅傑斯:瑞士的貨幣在過去的200年裡都是堅挺的,可是我生平第一次開始問我自己,UBS的事情一出,這個貨幣會怎麼走?我從沒想到瑞士人會做出救援的事情,不過我還沒開始賣出,只是不再買入了。我還要看看未來的走向。   

  記者:中國的GDP如果下降了,你是否擔心?   

  羅傑斯:完全不擔心。中國當然也有可能出現衰退,但這遠不是故事的終結。在19世紀,美國人經歷了15次衰退,一場內戰,我們曾經毫無人權可言,我們也曾經毫無法制可言,街上常常會有屠殺事件發生。中國經濟當然有可能出現減速,幾乎所有人都認為中國不會出現衰退,這不對。中國和別人一樣,但這不是故事的結尾,如果這一切不幸發生了,那麼你就應該買入更多的中國股票。   

  記者:是什麼促使你在幾年前開始賣空那些金融機構的股票?   

  羅傑斯:因為我看穿了他們的謊言。房利美號稱自己每個季度都有15%的盈利增長,這完全不可能。他們手頭有龐大的衍生品頭寸,而他們甚至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我曾經在電視上說,房利美的股票將一錢不值,可他們怎麼說,他們說:你瘋了嗎?那是房利美!那些投資銀行也是一樣,我曾經說那些投資銀行都會變成8塊錢一股。想一想吧,那些連30歲都不到的所謂華爾街銀行家,可以賺到1000萬美金的收入,而他們還認為這理所當然,以我的經驗來看,這完全不正常,所以我就賣空這些投資銀行。   

     記者:你能不能透露一下你賣空賺到多少錢?   

  羅傑斯:這是個有趣的問題,但你要知道我不會說的。我在阿拉巴馬的窮鄉僻壤長大,我的父母和祖父母告訴我,不要對任何人說自己有多少錢、賺了多少錢、花了多少錢。如果我說了,我的祖父會從墳墓裡爬出來教訓我的。   

  記者:你認為這場危機到底會多嚴重?會不會還有沒落地的靴子?   

  羅傑斯:遠沒有結束。這是自從二戰以來最嚴峻的經濟形勢了,這是因為我們花了太多太多的錢,當然也包括政府所犯下的各類錯誤。在1929年,由于股市泡沫的破裂,我們進入了一場衰退,可是由于政府和政治家們的不斷犯錯,把一場普通衰退最終演變成了大蕭條。我現在也看到了政治家們在犯錯,很有可能把問題越弄越嚴重。美聯儲和財政部把美國的國家債務翻了個倍,這僅僅花了三個月時間。終有一天,你和我要為這個錯誤付出代價的。   

  記者:你似乎不太擔心系統性風險?如果他們不救援的話,可能我們的處境就會更慘。   

  羅傑斯:當雷曼兄弟打電話給鮑爾森要求救援的時候,你猜他會怎麼說?他會說:“啊呀,我的跑車和私人飛機要沒了,快救救我吧。”當然不可能。他會說:“要出系統性風險了!”別逗了,這是騙小孩子的東西。歷史上不知道有多少投資銀行破產倒閉,可我們不照樣活得好好嗎?這種借口從來就不管用。日本人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就是這麼幹的,他們不想讓這些公司倒閉,結果他們創造出了僵屍銀行和僵屍企業。世界的運行規律是,如果困難時期到來了,那麼資產就應該從那些不勝任的人手裡轉向勝任的人手裡,然後依靠新鮮的血液和新鮮的力量,整個系統再次煥發生機。   

  記者:最近很多有經驗的投資者損失了大筆的錢,那麼對于普通投資者來說,應該怎麼辦?   

  羅傑斯:他們只應該投資自己熟悉的東西,他們不應該聽我的,也不應該聽別人的,如果你對汽車、時尚產品或者別的什麼非常了解,那你就會發現絕佳的投資機會,你會比那些華爾街銀行家和對衝基金經理還有優勢,因為這是你的主場。   

  記者:那麼你意思是,如果要投資農產品,你必須首先是一個農民?   

  羅傑斯:我們都知道棉花,我們可不知道“點com”公司是個什麼東西,我們也知道桔子汁是什麼。在你每天上班前,你會用到棉花、羊毛、絲綢、橡膠、稻米、小麥、玉米、橙汁、咖啡和糖,沒人能完全理解IBM,即使是IBM的董事長也不會完全理解IBM,它擁有成千上萬的員工。你只需要知道棉花是多了還是少了,雖然這也不太容易,但這比理解IBM和豐田容易得多。   

  記者:你現在還騎摩託車嗎?   

  羅傑斯:不,哎,你說到我的傷心處了,我已經有10年沒有騎摩託車了。如果我現在有一輛自行車,我都會帶著我女兒去兜風,可是有太多其他事情。(轉自:低手一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