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ray | 18th Nov 2008, 16:14 PM | 股票諸事 | (182 Reads)
新的循環已經開始期待它是一輪跨年度行情 上海證券報 2008年11月15日 09:38

□金學偉
 

  1973年,因中東石油危機,世界經濟進入二戰後最嚴重的一輪衰退。衰退之中,剛完成經濟騰飛的日本大舉進入美國,收購美國資產。當時最著名的一本書就是《收購美國》,最暢銷的經濟類書籍幾乎都是向日本學習的。以至在整個七、八十年代,美國經濟理論界與華爾街對美國的經濟前景一直抱著非常灰暗的心理。這種心理一直維持到1982年之後。

  1982 年,道瓊斯指數800點時,面對經濟學家以及華爾街投資專家們依然看空美國經濟與美國股市的現狀,《投資者商報》出版人威廉·歐內爾在他的競爭對手《華爾街日報》上刊登了整版廣告,其大幅標題就是:牛市開始了!號召投資者不要相信經濟學家和華爾街的悲觀言論,果斷地買入“一些成長股,並列出了他所推薦的一組股票名單。

  類似的行為,歐內爾做過2次。另外一次是1987年,道瓊斯指數從2700點急挫到1600點後,經濟學界再次掀起看空美國經濟的浪潮,而彌漫在投資者心中的一個最著名的預言則是美國股市已走完長達200年牛市,從此將進入漫長的百年黑暗期。威廉·歐內爾在《華爾街日報》上再次刊登整版廣告,指出大量的年輕人正在走向社會,成為美國經濟走向繁榮的強大推動力。

  兩次結果,毫無疑問威廉·歐內爾都對了。從1982年的800點到1987年的2700點,美國股市在4年內上升了2.4倍,年均復合漲幅達到27%,超過1949年到1956年平均17%的年均復合漲幅。從1987年的1600點到2000年的 11900點,13年間,美國股市上升了6.4倍,年均復合升幅為16%,超過1957年到1969年平均10%的年均升幅。

  在經歷了七十年代的蕭條後,美國經濟與股市能夠再次走向繁榮,主要得益兩點。一是人口紅利。七十年代的衰退發生時,美國二戰後嬰兒潮時出生的人正在成為年輕人並逐步走向社會,那時美國的人口是充分年輕化的。大量年輕人的就業、消費並逐漸地從囊中羞澀、心有餘力不足的年輕人變成“富有的中年人”,為後來美國經濟與資本市場的再次繁榮提供了強大推動力。二是產業革命。衰退發生時,雖然美國的傳統工業已走到頂點,但航天技術的民用化剛開始,產業革命的曙光正在慢慢展現,給美國經濟的再次繁榮提供了又一個強大推動力。

  從這兩點來說,本次金融危機對美國而言,絕對是其經濟霸主地位從巔峰走向下坡的開始。因為這次危機發生在美國進入老齡化社會的前夕,原先的人口紅利已不復存在。二戰後嬰兒潮時出生的人已從原先的財富創造者,逐漸地變成財富消耗者;從股票市場的投資者變成股市的食利者。而產業革命,別說曙光,連一點可憧憬的影子都沒有。這就決定了美國經濟的後續恢復能力,將遠遠地弱于七十年代的經濟危機。

  但中國的情況剛好相反。美國人口出生的高峰是在上世紀50年代,但中國的人口出生卻有兩個波峰。一個是上世紀50年代,這一出生的高峰因“3年自然災害”而中斷。“3年自然災害”結束後,中國進入到有史以來人口增長最高的一個階段,每年所誕生的人口就是一個中等國家的水平。這一批人到2016年之後,將普遍進入富有的中年人階段,中國的勞動力人口屆時也將達到歷史最高峰:9.93億。換言之,從人口紅利角度看,目前中國所處的階段正類似于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時的美國。而從產業角度看,雖然西方發達國家早已完成了產業革命,但相同的革命在中國還遠未完成,由產業革命和產業升級帶來的發展動力還相當強勁。

因此,如果說,這場危機對美國主要是“危”,那麼對中國而言,則主要是“機”。這是我們判斷大勢的一個最根本的基點。離開了這個基點,我們就無法準確地把握中國經濟大勢,就無法準確地理解為什麼當前中國股市正處在重要的戰略機遇期。

  去年10月,當次貸危機剛剛爆發時,筆者和一些業內人士探討這一危機的後果,認為它對世界經濟尤其是美國的影響將超過1973年由石油危機引發的那輪衰退。受此影響,我國上市公司2008年的利潤增幅將會大幅下降,全年的利潤增長率能夠保持在15%就已是上上大吉了。對這一觀點,當時贊同者不多,反對者不少,即使贊同者也大多是將信將疑。

  但隨著危機的不斷深入以及股市調整趨勢的不斷強化,人們對這輪危機的負面判斷也在不斷強化,個別經濟學家甚至作出了中國經濟“存在崩盤可能”這樣一種妄斷。對此,筆者不想做過多評論。

因為從過度的樂觀到過度的悲觀,這樣的週期輪回已經無數次地發生過,這是源自于人性的弱點。對一輪趨勢,從最初的抗拒、不願接受,到逐漸地認同、接受,再到不斷地強化,最終形成一種思維定勢,這樣的週期性循環,也已無數次地發生過,這同樣源于人性的弱點。

一切都如歐內爾說的:循環一次又一次,主要的原則依然適用,只是參與的群眾換了一批又一批。

  壞日子已經過去,新的循環已經開始。對這輪上漲,我們至少可期待它是一輪跨年度行情。

   (作者為上海智晟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首席經濟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