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ray | 16th Sep 2009, 10:43 AM | 股海心經 | (1357 Reads)
黃元山:市場或進長期熊市

股市同樓市都反彈左咁多,仍然認為會進入長期熊市,係咪杞人憂天?抑或佢睇到大家忽略左既野?anyway,成句最可圈可點既係個"或"字,即係有可能會發生,亦有可能唔會發生......

一場金融海嘯引發全球經濟步入衰退,同時觸發市場反思資本主義的利弊,過程中更激起群眾對金融業界追求短線利益及其貪婪的憤怒。

不過,中文大學全球政治經濟社會科學碩士課程兼任講師黃元山認為,不能將今次金融危機全部責任推到金融界身上,因為過去廿多年全球市場處於長期牛市(Secular Bull Market),整個社會的風險警覺性均下降,又提到這場百年一遇的金融海嘯,或許會令全球經濟從一個極端走到另一極端,最終可能步入新一輪長期熊市(Secular Bear Market)。

投資銀行以至對沖基金等「影子銀行體系」的核心組成機構,在金融海嘯後成為政客群起誅之的目標,收緊金融業監管之聲此起彼落,眾人都將矛頭直指金融機構的貪婪,認為銀行追求短線利益,透過債務抵押證券(CDO)及按揭抵押證券(MBS)等金融創新產品賺取巨利,過程中無視自己承擔過多風險對經濟體系的潛在威脅,最終將全球經濟推向毀滅邊緣。

對於這一切說法,早已離開金融業、現為學者身份的黃元山不得不說幾句公道話:「大家應該明白,從上世紀80年代到今次危機爆發,這20多年期間全球市場是處於所謂『長期牛市』,『長期牛市』的特徵是所有人的危機意識都會降低,情況不僅見諸於金融機構,而是見諸於整個社會的現象。」

衍生工具並非元凶

黃元山續說:「又如果將這場金融危機的成因歸咎於MBS及CDO等複雜金融產品,同樣是看不到問題的關鍵。去年爆發的金融危機簡單地說是美國樓市泡沫爆破的後果,而自古以來所有資產泡沫的根源都來自過份槓桿和借貸。上世紀80年代末期日本的樓市泡沫沒有複雜的金融產品配合,但其爆破對日本經濟的打擊同樣驚人。」

如當初金融業監管較嚴謹,又是否可以防止今次「慘劇」發生?黃元山認為,不同金融產品都有其發展周期,例如1929年股災催化股市監管制度的改革,今次金融海嘯亦很可能加快衍生工具監管成熟起來,但泡沫的起因及關鍵始終在於人們用了多少槓桿,而並非投資於什麼產品。

不過,黃元山同意,今後衍生工具的監管有很大優化空間,而提升市場的透明度、流動性,以及降低市場參與者的道德風險,更加是改革的3大方向。就道德風險而言,黃元山認為,重點是如何防止市場參與者過份槓桿化,但承認市場在這方面至今仍未有共識。

市場改革3大方向

提到金融海嘯對今後全球經濟影響時,黃元山說,政策上可能從「放寬監管」走向「重新監管」,經濟層面上可能從「全球化」走向「保護主義」,金融層面上則可能從「槓桿化」走向「去槓桿化」,此三大「可能」都對市場往後走勢有深遠影響。 黃元山指出,過去20多年我們身處「長期牛市」,今後各國政府的經濟政策將決定經濟呈甚麼形態復甦,繼而決定市場是否從「長期牛市」轉變成「長期熊市」。他說:「是『V形』、『W形』、『L形』、『U形』復甦?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政府未來對監管政策和全球化的態度,以至市場去槓桿化的程度,將會令預測今後經濟復甦形態更困難更複雜,因為政策本身是一些政治決定,是很難預測的,而事態發展亦可能導致全球經濟進入另一個新時代,所以『長期熊市』是可能會重臨的……。」

熊市一樣會有錢賺

重臨?沒錯,市場曾幾何時確實處於「長期熊市」之中,例如上世紀60年代中至80年代初,美股就經歷逾15年的上落市,為期兩至3年的上落周期間斷出現,每次周期的升跌幅都不大,與過去二十多年上升周期長而大於下跌周期有著明顯分別。那麼「長期熊市」對投資者又有甚麼影響?黃元山說:「長期熊市中我們同樣會見到有升市(Rally),亦一樣會有錢賺,但要留意市況將尤其波動。」

對於實體經濟前景,尤其是正當各地央行瘋狂印銀紙,很多經濟學家和分析員紛紛警告惡性通脹的危機時,黃元山認為:「在通脹的問題上,我贊同聯儲局主席伯南克的觀點,就是通縮風險遠較通脹風險為高,因為美國經濟以及私人消費市道處於非常疲弱的狀態,我估計美國失業率可以升上11%,甚至12%,然後橫行一段時間,在這種情況下,很難想像會爆發惡性通脹。」新報記者綜合報道

黃元山簡歷
目前 中大全球政治經濟社會科學碩士兼任講師
2005至2008年 蘇格蘭皇家銀行亞太區董事總經理(香港)
2004至2005年 瑞士銀行高級副總裁(倫敦)
2001至2004年 倫敦雷曼兄弟副總裁
1997至2001年 紐約雷曼兄弟分析員後晉升至聯席董事
耶魯大學國際關係碩士
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學士

以往在投資銀行打滾的黃元山,不僅是前雷曼副總裁,更是雷曼開發CDO產品的其中一位,雖然他自嘲此名銜已過氣5年,今天也正式離開了投行,可是在華爾街、倫敦、亞洲投資銀行打滾多年的經驗,以及他在信貸範疇的專業,黃元山不僅一點也沒過氣,如今以局外人身份去看,觀點可能會更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