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Ray | 10th Jun 2007, 00:30 AM | 中國股神林園 | (1008 Reads)

股神林園8000元炒到10個億

(轉貼)

 林園 主要持有17只股票,按所佔比重大小分別是:

    貴州茅台(600519) 每股淨資產6.17元 年度收益1.5900元/股

    招商銀行(600036) 每股淨資產3.90元 年度收益0.4834元/股

    五糧液(000858) 每股淨資產2.37元 年度收益0.3083元/股

    黃山旅遊(600054)、雲南白藥(000538)、銅都銅業(000630)、上海機場(600009)、深發展(000001)、

    瑞貝卡(600439)、馬應龍(600993)、江中藥業(600750)、贛粵高速(600269)、雲天化(600096)、

    工商銀行(601398)、千金藥業(600479)、麗江旅遊(002033)和宇通客車(600066)

    以上資料來自2006年12月《證券市場紅週刊》

    林園,一個中國式的證券奇蹟。有人說,在道瓊斯,巴菲特賺錢並不意外,而在中國股市,像林園這樣從不失手地賺錢,要麼他是神,要麼他就是個放衛星的託,此外別無可能。

    沒錯,這是個躁動的市場,它單向存在,只能買漲不能買跌,生或死,熊或牛,泡沫或是蒸發,謊言或是重典。在很多看盡風雲的中國股民眼中,中國股市不像一個正常人,更像個瘋癲的賭莊。但是,在這樣殘酷到類似原始叢林的投資環境中,林園出現了。

    公開資料稱,他炒股18年,8000元變成了10億元。

    茅台奇蹟

    林園作為中國“股神”高調現身,是在2006年。

    這一年,歷經五年低迷的中國股市開始了新一輪起漲,至今已持續一年有餘。當股指從2000點到3000點,最終衝破4000點時,股市各種現象也紛紛湧現。從牛市初期即開始領漲的“貴州茅台”,因其奇佳的市場表現,在這一年也獲得了眾多關注,有股民因此稱2006年為“茅台年”。

    “貴州茅台”股票自2001年上市以來,面對數年熊市仍上漲近5倍,成為滬深兩市“第一高價股”。2006年,“貴州茅台”多次漲停板,其市值一年增值近400億元,是全年營業利潤的十多倍。4年前就開始以20多元價位建倉的林園,個人資產也隨著茅台酒的醇香擴了又擴,創造了在股民中流傳甚廣的“林園神話”。

    林園稱,他至今已持有1700萬股“貴州茅台”,以此推算,10億元也只是一個保守的估計。盡管他的創富傳奇後來引發不少質疑,但他的股票投資理念還是得到了相當多股民的認可。

    就像之前的幾次牛市一樣,領漲的上市公司往往會被流言擊中,不幸的是,很多流言最終會被證實。這次似乎也不例外。

    5月10日,各大財經媒體頭條新聞的內容只有一個:貴州茅台股份公司的高管有變。僅僅幾個小時過後,網絡媒體便曝出茅台總經理喬洪被雙規,“貴州茅台”隨即停盤。

    對于因持有1700萬股“貴州茅台”而名滿江湖的林園來說,這關系到他的核心利益,然而在接到記者電話時,他仍然表示自己的對應策略是滿倉持有。用他的話來說,他買的是茅台集團的長期效益而不是管理層的精明。

    林園曾放過這樣的“狂言”:“我的一個選股方法,就是傻瓜能夠經營的公司,才是好公司。”他有自己的一套標準:“你一去這個企業(調研),他老給你談困難,我們逆境中怎麼掙扎,怎麼賺錢,他老說他的管理,這一看,我至少把這個公司作為一個二流的公司。”

    林園說,自己喜歡的公司就是“來了(指他去企業調研而言)吃,來了玩,從不給你談工作”。“這種公司你不用怕,他吃那麼點算什麼,能把這幾十億的盈利吃窮?我才不信。但這種公司肯定是能賺錢的。好的公司都是吃吃喝喝的,這不會錯。”

    喬洪被雙規的傳言出現後,茅台酒公司和貴州國資委先後出面進行澄清,但外界關于喬洪被調查的傳聞仍未平息。不過,林園對“貴州茅台”的信心仍然沒有動搖,他一如既往地“吹捧”這只股票,毫不理會別人的看法。

    “對于白酒行業,我一直是看好的。雖然有人認為喝白酒的人越來越少,但我認為,白酒是中國人的國酒,商人請客都是喝白酒的多,喝高檔白酒比喝其他酒檔次高,我相信五糧液、茅台有一天可賣到1000元一瓶。而且茅台、五糧液已經有相對穩定的客戶群,隨著中國的強大,中國商人會把這種酒文化帶到國外,我對‘貴州茅台’、‘五糧液’未來三年業績復合增長20%或以上是有信心的。”林園多次對不同的媒體這樣宣揚。

    而不管是真是假,雖然仍然有不少人指責林園是茅台的“託”,但股市依舊在漲,林園用自己名號創設的私募基金也每天在膨脹,甚至連這位“股神”講課的門票都漲到了3000元一張,這一切都是因為一個原因。

    林園聲稱,自己做的每只股票都賺錢,從來沒賠過。

曾像賣菜一樣炒股

    今年44歲的林園喜歡笑,好似在他眼裡,股票市場是那麼的簡單明了。但在18年前,林園對于股市還一無所知。

    從陝西一所衛生技術學校臨床醫學專業畢業之後,林園就被分配到深圳紅十字會醫院工作,後又調到深圳博物館。做的工作不但和股市無關,甚至和經濟都全無瓜葛。

    林園聲稱自己起初是響應政府號召炒股。1989年下半年,他懷揣從老娘那裡借來的8000元進入股市,經常在凌晨二三點起來拿著股票交易。在林園的記憶中,當時交易所的條件特別簡陋,大廳中間有一塊黑板,上面寫著股票名稱和價格,看有沒有人要。價格在不斷地變,有人要,林園就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他自稱和菜市場買賣豬肉沒什麼兩樣。這樣來回倒幾次,就可以賺不少錢。在那個時候,如果有些朋友要買哪只股票,又剛好有人想賣,林園還居中介紹,每筆可以賺到100多元的“中介費”。這和如今徹底電子化的股市幾乎是兩個世界。

    “深圳那時就4個網點。委託和交易都不是電腦化。這裡深發展賣88塊,別的地方賣86塊(記者注:1989年3月‘深發展’派息分紅,使上一年還只有每股20元的這只股票在1989年達到80多元;1989年5月,股價一度漲到120元)。我就整天騎個自行車轉,出86塊買了,再掛88塊賣出去。一天賺一百來塊錢。那會兒有人坐萬科的莊,我這倒來倒去的,盡給莊家搗亂,他賣7塊8,我就賣7塊6,人家都買我的。莊家看了很生氣,說你這小子跑得比兔子還快。他說幹脆你幫我幹這事好了,你把我的股票拿去倒。我就賺他的錢,賺差價,嘿嘿,就像賣菜一樣。”林園說。

    後來,林園前往上海繼續炒股,按他的話講是哪裡有錢賺就到哪裡。當時,林園住在上海百樂門酒店,上海人把股票賣給他,他押一段時間再倒出去。兩年多時間裡,經過深圳、上海兩地折騰,林園起初的8000元變成了12萬,到1992年就成了1000萬。

    就在上個月,這位高調的“股神”在回答一位大學生的提問時也承認,“我從8000到12萬元,那時候誰知道股票是怎麼回事。那時候股票是一個稀缺資源,你買了它就漲。當時我二十幾歲,也是糊裡糊塗的。”

    東方不亮西方亮

    從林園的經歷來看,他簡直太“幸運”了。在中國股市幾次大熊市來臨之際,他都撤出了,躲過了一個又一個黑色的日子。

    1990年代中期,林園懷揣自己從股市賺來的錢,一頭扎進了西安市的房地產業,而這一轉變差點讓中國股市錯過這位“股神”。回頭看來,林園認為如果當初自己不去西安做兩年房地產,林園可能就不是現在的林園。“也許我現在的資產還要多10倍。它耽誤了我整整兩年時間,讓我和朋友的距離一下子拉開了。”

    人們清楚地記得,中國股市在1994年7月底已經跌到325點。而林園認為,他賺錢和牛市熊市並沒有什麼關系,“我即便在熊市也能賺錢。”林園認為,自己的自信來源于他對資產的配置方法。

    “我的強項是資產配置,這是我最拿手的。很多人說我熊市為什麼離開股市,實際上我也不知道。每次熊市,確實我都在股市以外活動,那時候我已經退出了股市。我說滿倉,可能我又到別的便宜市場買去了。我經歷了大概三次熊市,三次熊市都出來了。實際上當時我也是糊裡糊塗的,我只是通過資產配置。”

    “我現在強迫在12個月內,把我的30%資產配置到A股市場之外,比如港股。我算的賬這30%資產未來三年至少漲五倍,三年以後,這30%產生的效益包括本金,相當于我現在總資產的150%。哪怕我現在的70%全部虧完,這150%還是足以保證我的資金是增長的。”

    “實際上2001年熊市開始時,我在1997還是1996年已經做這個工作了。我也是強迫我自己幹的,這種大的資產配置非常重要。它帶來的效益就是老百姓講的東方不亮西方亮。它能夠把我現在的利潤鎖死。我這個辦法這麼多年就沒錯過。”

    “股神”看泡沫

    對于中國股市現在到底是不是泡沫,有沒有可能瞬間崩盤,林園表現出來的態度于其說是不置可否,不如說是漠不關心。在接受採訪時,他多次用了“我也不知道”,“現在誰也說不好”這種辭令。

    但在最近的一次公眾講座中,林園曾經總結過他自己認為的泡沫股市的幾個特征。

    林園認為,股市是否泡沫首先要看估值是否非常高。“高和低的標準是什麼?一個就是和國際市場同類公司比;再一個,在這個市場我都找不到能夠投資的公司了,就覺得都高了。”

    他以台灣人在泡沫股市來臨前的行為作為例子,因為他認為台灣當時的情形和大陸非常相似。“我記得1990年的時候,因為我在深圳可以看到香港電視,那時候採訪妓女,台灣的妓女都不願意做了,說我們不做妓女,賺錢的速度太慢。妓女這麼說的,然後證券公司門口的滑梯都有小孩在滑,家長都去炒作股票了。”

    “今天你問我中國股市今後會怎麼樣,我只能告訴你我不知道。因為我確實不知道,我不能說假話吹牛糊弄人,現在沒有人能說得準會怎麼樣。”林園頓了頓,說,“當初牛市剛啟動,2200點時,羅傑斯(與索羅斯、巴菲特齊名的世界級投資者,量子基金創始人)都說會跌,現在4000點了,再看看他的話,就很可笑,不只是可笑,我覺得就是放屁。”

    “選我自己的股票,有價值的股票,至于股市怎麼走,和我無關。”他說。

來源:南都週刊 作者: 我來說兩句

引用(0) | 話題(股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