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ray | 19th Aug 2007, 02:04 AM | 股海心經 | (1147 Reads)

虽然李剑先生很低调,只看过他的两篇文章,但我认为他是中国理解巴菲特最深的人之一。无论是投资策略还是选择企业,都有精辟的见解。“投资要大气一些”、选择“万千宠爱在一身”的股票、“首先考虑公司有没有独一无二的竞争优势”这些都是价值投资的精髓。

(轉貼自 laoba1的BLOG) 

已逾知天命之年的李剑先生,儒雅几近文弱,很难想像他曾种过田、做过工、放弃省级宣传单位的处级岗位下海开广告公司。在朋友的帮助下有了一定积累后于1995年奋勇杀入股票、期货、外汇三个市场,并一度应邀打理上海一家期货公司,每日看图画线,波浪理论江恩技术操练得滚瓜烂熟,在波峰浪底杀进杀出,却于1999年差点倾家荡产。尔后痛定思痛,思路上改弦易辙,几乎是脱胎换骨,走上了价值分析的道路。从此苦读巴菲特,精研价值投资理论。入门槛后一路登堂入室,深得其奥,终于重新在股市崛起,并带动身边一批股友成为富翁。

    近日,李剑先生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投资要大气

    记者:“您的投资回报很高,您是如何做到的?”

    李剑:“主要是我持有的公司质地不错,而我又握住不放。但也要承认,有运气的成分:A股股改后这两年涨的太凶了。我不希望这样。我希望好股也应慢慢涨,不要让我有要卖的念头。”

    记者:“现在学价值投资的人很多。您对他们有什么建议?”

    李剑:“投资要大气一些,选股要严格一些,赚钱要耐心一些。

    我认为,投资要大气这五个字很重要,否则学价值投资就学不到精华。学价值投资当然比学技术分析和听小道消息好得多。

    投资要大气包括这么几点,首先是在思想意识上要有远大目标。

    第二点是眼界要高,这是第一点的顺延。我们要挑选的应该是极优秀的公司,不只是在行业中最佳,而且要在国内市场中最佳。

    第三点是不要在操作上讲究小的技巧,什么高抛低吸,什么止损,什么底部顶部。更不要去计较小的利益,比如一点差价呀,波段呀。

    第四点就是心理稳定,不去理会大盘的波动涨跌,也不要去预测短期的走势。”

    记者:“您的意思是技术分析的不确定性很大吗?”

    李剑:“是的。你看波浪理论最为典型,大浪里面有小浪,小浪下面有细浪,走向永远有无数种可能。”

    股不惊人誓不休

    记者:“听说您有一句很酷的话,叫作‘股不惊人誓不休!’请问什么样的股票才是惊人的股呢?”

    李剑:“我想大概有这样两层意思,一是它的涨幅能达到一百倍以上。第二层意思是它须要‘万千宠爱在一身’,就是要拥有多种独一无二的竞争优势。”

    记者:“一百倍!听起来是有些惊人!具体应该怎么来选择这样的优秀上市公司呢?是不是要多看财务报表?”

    李剑:“我首先要说读财务报表只是价值投资的一个小的方面,这方面我自己就走了一段弯路,把眼睛弄的更差了不说,还差点钻进牛角尖里去。注意研读财务报表只是表明关心基本面,这与专看K线图和听小道消息者确实不一样,但这还不算是价值投资,更不等于是学巴菲特。我认为,调查和思考企业的重大问题,比如持续竞争优势问题,盈利模式问题,未来利润增长点问题,管理层问题等等,才是价值投资首先要关心的几个问题。这些问题财务报表上没有,或者说不直接反映。”

    记者:“那要从哪些方面去分析?”

    李剑:“首先考虑公司有没有独一无二的竞争优势。这个‘独一无二’极其重要,你会一下子就把优势公司和一般公司筛选出来。我有个习惯,如果我用半个小时都找不出一个‘独一无二’出来,我就要放弃它了,尽管它可能看起来股价较低。如果是股友问我某只股票怎么样,我一般也是先反问:它有什么独一无二的优势吗?”

    记者:“您说的独一无二的竞争优势,是不是就是指核心竞争力呢?”

    李剑:“包括核心竞争力,但不光是核心竞争力。严格说,核心竞争力是管理科学的概念,管理学是科学,投资则是科学与艺术的结合。在投资学上,独一无二的竞争优势含义要丰富得多。”

    记者:“哦,您是说独一无二的竞争优势有很多种,是吗?”

    李剑:“我归纳了一下,大概有五种吧。虽然它们互相之间有一点重合或者互为因果,但为了思路清晰,还是分类叙述为好。

    第一种应该是垄断优势。按照经济学上的‘垄断’的含义,是指单一的出卖人或少数几个出卖人控制着某一个行业的生产或销售。我喜欢用自己的话说,就是独家生意。当然,这种垄断必须是价格不受管制的垄断。”

    记者:“那么第二种优势呢?”

    李剑:“第二种应该是资源优势。资源就是与人类社会发展有关的、能被利用来产生使用价值并影响劳动生产率的诸要素。很多公司都拥有各自的资源。资源的关键在于稀缺,按照稀缺的程度可以分成不同的等级。我最喜欢的是具有独占性质的资源优势的公司。

    第三种就是能力技术优势了,也就是大家讲的最多的核心竞争力。这个比较好理解。能力指的是公司团队在决策、研发、生产、管理、营销等方面的能力。

    第四种应该是政策优势。政策优势主要是指政府为加强相关产业的战略位置,制订相关有利于发展的行业政策与相关法规,使相关产业形成某种具有限制意义的优势。”

    记者:“那么第五种呢?”

    李剑:“还有一种是行业优势。行业分析是我们投资者作出投资抉择的很重要的一步,有时甚至是投资成功的先决条件。因为有些行业牛股成群,你投资的赢面高;有些行业却牛股稀少,你投资获胜的概论低。”

    记者:“拥有了您说的其中一种独一无二的竞争优势,是不是就可以买入这家公司呢?”

    李剑:“不,这还远远不够。我的意思是,有了其中一种独一无二的竞争优势就有了关注的前提了。接下来要考虑的是这种优势能不能形成极强的赢利能力?我们投资股票,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看它有没有良好的收益,所有的优势最终也还得落实在收益上。”

    记者:“您认为极为优秀的公司平均每年的利润增长率至少应该是多少呢?”

    李剑:“我前面说过‘股不惊人誓不休’。好股票应该具有数十倍以上的成长潜力和前景,平均每年的利润增长率不能低于20%,能超过30%就更好。”

    记者:“有了某种独一无二的竞争优势,又有极强的赢利能力,是不是够条件了呢?”

    李剑:“还不够,还要看它的优势和盈利能力能不能长期保持。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持续竞争优势。这一点难度更高,更有技术含量。”

    记者:“您一直没有谈到价格,价格不太重要吗?”

    李剑:“价格当然重要,好公司加上好价格才是好股票。”

    耐心是一种美德

    记者:“接下来该是谈收藏的问题了。您好像是一个特别有耐心的人吧?您的一些股票五年多没动一下,您怎么能守得住?”

    李剑:“投资股票和其他事情不一样,你不长期持有就很难稳赚不赔,很难成就一番事业。”

    记者:“怎样把握不要卖呢?”

    李剑:“既然是精心挑选的好公司的股票,那你就要像收藏家一样把它收藏起来。没有卖出的那一天。因为长期而言,股市永远向上,特别是优势企业的股票。”

    记者:“难道涨得很高了也不卖吗?”

    李剑:“有些东西说说容易,比如高抛低吸,实际操作时很难判断什么是高,什么是低。这些是自己能力圈之外的东西。”

    记者:“也会有公司因为基本面变坏而从此一蹶不振吧?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您坚持不卖的观点是不是就遇到了强有力的反驳呢?”

    李剑:“公司一蹶不振的情况也不能完全排除。但我们还是可以坚持不卖。这似乎不太符合巴菲特的思想。但我仍然认为这是对的,而且这是经过认真思考和实践过的。我很喜欢彼得林奇的看法,假如你有一个10只股票的长期投资组合,中间有一只股票出了问题,由于选的都是极为优秀的公司,那么我们持有的其他9个股票还是在给你赚大钱。进一步说,一个优秀公司的基本面出了问题,你可能事后才知道,而这时股价已经下跌了不少,这时卖出很难说是正确的行动。”

    记者:“当我们发现了更好的公司股票,可不可以卖呢?”

    李剑:“这种情况不叫卖了,叫换股,因为总的投资数量和投资金额没有变,还是在收藏好公司的股票。只要不是太频繁,这是可以考虑的。”

    记者:“您已经谈了严格挑和不要卖,对随时买没有讲到,而且,这里还有个问题,随时买,又有价格问题了。万一买到高价的股票怎么办?”

    李剑:“前面说过,价格问题是个复杂的问题,甚至是可遇不可求的问题,能力圈之外的问题。不要动太多的脑筋去想买入时机的问题。不同的人参加工作有先后,入市时间有早晚,一旦决定投资,难免会买到高点低点,但有了严格买和不要卖,即使是不那么幸运,最终还是会大获全胜。”

    记者:“‘严格挑、随时买、不要卖’是您成功的秘诀吗?”

    李剑:“我还谈不上什么成功,不过是在严格挑方面下的工夫多一点,收藏起来耐心一点而已。”


laoba1 -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5a73c901000axz.html 


 

引用(0) | 話題(股市)